昔日“鬧心水”如今變成“致富水”

1號首屏|時間:2021-03-17 16:33 來源:本站原創 評論:0 點擊:0

5.jpg


綠色是生態鄉村的底色,而穿梭其間的碧波盪漾則是古丁屯在農村人居生活整治過程中,探索治水之道,在全國首創“三水(黑水、灰水、雨水)分離”的處理利用模式,為鄉村點亮人與水源和諧共處的原色。今天,就讓我們走進鹿寨縣鹿寨鎮大村村古丁屯聽鄉村污水治理員們講故事。


從前:因水鬧過不和諧


水是生命之源,萬物生存之本,可在古丁屯二組組長潘芝豪的記憶裏,村裏的水卻是鄰里間的“不和諧之因”。


“我們村依山而建,房子有高有低。以前農村排污水就是自己接根管子往外排,高處的污水往低處排,久而久之住在地勢較低的村民肯定不願意,為了這個事情村裏不知道鬧出多少矛盾。”順着潘芝豪的手指方向看去,古丁屯的民房錯落有致,可在這別緻的建築羣中卻有一段“因水生恨”的過往。


“為了這一瓢污水,村裏動嘴動手的都有。早十年,村裏大大小小的村民會議都離不開‘治水’二字,但如何治?誰來治?一直討論不清。”大村村村委副書記陳峯説,村裏治水有三難:資金難以籌集,技術難以突破,施工難以尋地。


“住在高處的人認為治水得享受的是住在低處的人,所以應該是住在低處的人籌錢。住在低處的人認為污染是住在高處的人造成的,所以應該住在高處的人籌錢。就籌錢這個問題,村委説破了多少張嘴皮才做通了羣眾的思想工作。”在陳峯的印象中,在村裏籌集治水的第一筆資金花了近5年之久。


有了資金村裏開始採購工程手推車、抹灰刀、電鑽、電砂輪、管道等物品,村民先在自家開始開挖管渠與沙井,但是管渠該挖多深?沙井該挖多大?沒有經驗的村民只能想當然去做,第一次嘗試無疑是以失敗告終。


隨後,村委又到縣裏找了技能好手,補上了技術的缺口。“在第一户村民家做成排污系統後,我們都很興奮,但這樣的興奮沒有持續太久。”陳峯告訴記者,正當村裏要把技術應用到各家各户時,問題接踵而至。


“治水工程肯定要用到村民土地,一部分村民認為這是徵地,所以要補償。”陳峯説,當時一部分村民還沒有建立起共享的理念,最終村裏的排污從原本設計的“暗排”改為間斷性的“明排”,全村的排污系統並沒有連成網,而是設立了多個排污口將污水引流至山野之間。


“明排”系統雖然減少了大家的“摩擦”,卻激化了人與自然間的“矛盾”。據村民潘春姣回憶,有一段時間夏天村裏都是蚊香的味道。“一到夏天,蚊蟲、蒼蠅、老鼠、蟑螂到處都是,嗡嗡往家裏鑽,有時候寧願熱一點、蚊香薰一點,都不願意開門開窗通風,就怕那些蟲子飛進家裏。”


潘春姣介紹,那段時間村裏原本清澈的溪水也變得渾濁起來,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去溪邊洗衣服的村民越來越少。“哪個還敢去溪裏面洗衣服囉,水黑黑的,蟲子又多。”


這樣的窘境一直持續到2013年全市開展“美麗柳州”鄉村建設,全縣範圍內發動了清潔鄉村大行動,政府出資、村民出力共同治理鄉村環境。古丁屯村民在全市的號召下,紛紛加入清潔鄉村行動中,村裏建立保潔員制度,出台了村規民約。


如今:廢水變成肥水


村裏的衞生死角乾淨了,溪流也在常態化的清潔中逐漸恢復原貌,但亂排污水現象依舊是治標不治本。直至2020年鹿寨縣與廣西大學設計研究院聯合在古丁屯開展“三水分離”處理,利用科研項目才讓村裏的污水橫流成為過去式。


據鹿寨縣農業農村局農村社會事業促進股股長羅志兵介紹,2020年鹿寨縣找準鄉村治水“病根”,在古丁屯率先開展黑灰水分離全程無動力無害化處理和資源利用改革。


利用古丁屯高低落差大的特點,採用“三水分離、分開收集、逐級處理、多次利用、全程無動力”黑灰水分離處理利用模式,其中黑水先經過村民家三格化糞池處理,再到集中三格化糞池處理,最後再經過人工濕地進行無害化處理和資源化利用。


即經過系統處理的廢水,一邊留下肥水,可用來種地,一邊流出的是乾淨的水,不帶異味。利用高低差讓污水自然彙集至專業處理池,減少電費和人工費,整套設備運行維護成本為零。


“我們還根據村屯實際因地制宜建立庭院人工濕地,或生態溝等不同規模的人工濕地,減少集中處理佔用土地面積大的問題。”羅志兵告訴記者,項目建設初期,村民們一聽能治污水的根,各個都鼎力支持,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如今,污水不再亂排,河水變清了。陳峯指着村民家門口的污水處理系統驕傲地説:“現在村裏的污水就是種地的寶貝,而且村裏生態好了,環境變漂亮了,我們正在利用這個優勢發展旅遊業,現在來村裏遊山玩水的市民也慢慢多了起來,原來被村民嫌棄的‘鬧心水’變成了村民的‘致富水’。” 全媒體記者 文鑫豪


李書厚 符俊 報道攝影


網友評論